論壇文章

Michelle
2018年7月09日
In 孕期知識
我們今天所講的帶薪產假這項津貼目的是鼓勵有工作的媽媽產後多花時間陪著自己的寶寶。如果您因為家中有嬰孩出生希望休假一段時間,知道可以領取一些經濟上的支持來幫助您,會是一個好消息。澳洲政府將提供兩種給付—帶薪產假(Parental Leave Pay)適用於孩子的主要照顧者,而父親或伴侶補助(Dad and Partner Pay)則提供給父親或配偶(包括養父母及同性夫婦),該給付從 2013 年 1 月 1 日起生效。 您可以領取多少津貼呢? 相信這個是大家最關心的話題。目前帶薪產假(Parental Leave Pay)的數目為稅前$695一周,最多可以領取18周。 這個數字是給予國家最低收入標準來制定的,您可以選擇通過僱主來支付或者直接支付到您個人。 您的配偶可以領取最多2周的父親或伴侶補助(Dad and Partner Pay),這就意味這您的家庭總共可以領取20周的補助津貼。 如果您對同一個小孩同時符合帶薪產假(Parental Leave Pay)和父親或伴侶補助(Dad and Partner Pay),那麼您從這個兩個補助至多總共可以領取的時間不能超過18周。 帶薪產假Parental Leave Pay 作為孩子的主要照顧者,您將可以獲得最多18 個星期並符合法定最低工資(National Minimum Wage )薪酬率的Parental Leave Pay。主要照顧者是指可以滿足孩子大部份日常生活需求的人士。 Parental Leave Pay 是要納稅的。 網上申請以及其他申請方式信息鏈接: https://www.humanservices.gov.au/individuals/enablers/claiming-parental-leave-pay 申請者需要符合基本條件包括以下幾條 新生兒的主要照顧者或者最近收養了孩子。基本上申請人一般是新生兒的母親,是最滿足新生兒的生理需求的人,即使孩子還在醫院。或者是被收養孩子的最主要的照顧者。 符合帶薪產假工作規定(work test)。要滿足這個規定,有以下兩個硬性條件: 在孩子出生前的13個月里,至少有10個月在工作。 在此 10 個月期間,至少工作了 330 小時(每星期剛剛超過一天),在兩個連續的工作日之間,相隔時間不超過八個星期。 當然如果因為身體健康和其他特殊原因不能滿足以上條件的話,申請時候要說明,因為有很多例外。規定裡面的工作日是指每天工作至少一個小時,其中帶薪假也算,不帶薪的不算。 任何帶薪假都可以算作這13個月內。如果你想符合帶薪產假的工作條件,不需要做全職工作,只要滿足以下條件即可: 可以是兼職、合同和季節工; 可以是承包人或者自主創業人; 在家庭企業工作;即使家族企業沒有收入,可以算工作時間; 有多個僱主; 最近換了工作; 在海外工作。 如果您是在一個家族生意裡面工作,您仍可以滿足工作時間的要求即使這個生意沒有給你帶來任何收入,需要的是提供相關的證據來證明您有在為公司創收。 在新生兒出生前或被領養前,申請人在該財年內,應稅收入在15萬澳元以下。 在您的 Dad and Partner Pay period 期間,在放無薪假期或不工作。 在您申請帶薪產假期間,新生兒必須滿足澳洲身份的要求可以是澳洲公民、PR、持有 special category visa,或者持有 partner provisional、 interdependency 或者 temporary protection visa 之一。並且在申領期間您的寶寶必須澳州境內,如果離境政府將停止發放。 如申請者不是新生兒或收養孩子的主要照顧者也可以申請帶薪產假的幾點要求 申請人暫時沒有行為能力照顧孩子 申請人是被收養兒童的生母或是代孕媽媽 父親或伴侶補助Dad and Partner Pay 從2013 年1 月1 日起,Paid Parental Leave scheme 將會擴展至為在職父親和其他合資格的配偶提供一項新的給付。如果您符合資格,您將可以獲得多達兩個星期並符合法定最低工資(National Minimum Wage )薪酬率的Dad and Partner Pay。 網上申請以及其他申請方式信息鏈接: https://www.humanservices.gov.au/individuals/enablers/claiming-dad-and-partner-pay#a3 申請者需要符合基本條件包括以下幾條 如果您符合以下條件,您或許可以領取Dad and Partner Pay : 孩子的生父 生母的配偶 養父/母或養父/母的配偶 代母安排下的父/母或代母安排下的父/母的配偶,或者 生母、生父或養父/母的同性配偶。 同時,您: 從2013 年1 月1 日開始為出生或收養的孩子提供照顧 符合有關居住要求 通過工作測試,該測試要求您: – 在您的Dad and Partner Pay period 開始日之前的13 個月之內,至少已經工作其中10 個月 – 在此10 個月期間,至少工作了330 小時(每星期剛剛超過一天),在兩個連續的工 作日之間,相隔時間不超過八個星期 申請人在該財年內,應稅收入在15萬澳元以下,以及 在您的Dad and Partner Pay period 期間,在放無薪假期或不工作 更多詳細信息可以從以下政府官方網站查詢https://www.humanservices.gov.au/individuals/enablers/claiming-parental-leave-pay#a1 https://www.humanservices.gov.au/individuals/services/centrelink/dad-and-partner-pay 上文转载自澳洲生活网,仅供参考。
0
0
49
Michelle
2018年2月09日
In 生產經歷
一直希望順產的我,最後還是做完‘全套’才從醫院出來。雖然過程很痛苦,但是看著寶寶一天天健康快樂的成長,心裏還是覺得一切的痛苦都是值得的。希望我這個‘全套’的信息可以幫到準媽媽們了解在FRANCES PERRY HOUSE生孩子的過程。我在懷孕9周的時候,身邊生過孩子的朋友介紹去的OGCG,就是在FRANCES PERRY HOUSE對面的大樓。醫生是Dr. Wong,人很Nice,亞裔面孔,但是不會說中文。為了以防我生產那天她有急診,只能OGCG其他的醫生幫我接生,所以安排和其他醫生都有見過一次面,以了解我的狀況。這裏要說一下,不論是順產接生還是剖腹產手術,都是由你的醫生給做。 回想那時已經預產期過了兩天,寶寶一點兒要出來的信號都沒有。去OGCG做了CTG和Ultrasound,寶寶一切正常。Dr. Wong給我做了內檢,說是宮口已經開了1厘米,預計寶寶可能這幾天就會有所行動,如果到這周結束(5天後)還是沒有任何分娩的跡象,就要入院接受催生。晚上入院放軟化宮頸的藥,第二天早上破水,順利的話,大概下午寶寶就可以出生了。心裏期盼著像醫生說地這幾天寶寶就會出來,可是過了兩天還是沒動靜。我想盡各種辦法試圖讓寶寶快些出來,爬樓梯、深蹲、快走,甚至吃菠蘿,都沒用,寶寶還是乖乖地賴在肚子裏不肯出來。最終,還是沒能逃過催生的命運。 周日傍晚4點準時到了醫院。做完胎心監護後,醫生來內檢和放藥。醫生是當晚值班的醫生Dr. Xu,也是OGCG的產科醫生。內檢之後,Dr.Xu說,外宮口開了,內宮口還沒有開。我心裏流淚呀,那前兩天的內檢,說開了1厘米算什麽?!我對那個宮頸軟化GEL比較敏感,大約過了兩個小時,不規律的陣痛就開始了。到了午夜,陣痛已經非常頻繁,每兩到三分鐘就會來一次,痛的我只能彎著腰。下半夜的時候,醫院的Midwife建議我使用嗎啡止痛,睡個好覺,為了明天正式催產養精蓄銳。好多年沒有紮屁股針,還真的蠻痛的。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疼痛減輕了許多,終於可以睡覺了。 天亮了,真正的‘戰鬥’開始了。從早上開始,我被要求只能喝水和果汁,不能吃任何東西。以防生產不順利,要剖腹產。八點半,我的產科醫生Dr.Wong來給我內檢,說,只開了1.5厘米。我痛了一整晚就只開了這麽一點點。之後醫生給我破水,拿來一根像吸管和剪刀的綜合體,紮來紮去,但是不會痛。終於,有一小股暖流流了出來。最後,在我手腕上種了一根針,連上了催產素,催產正式開始。祈禱寶寶可以快點出來。過了半個多小時,漸漸地感覺到不規律的陣痛,疼痛還可以忍受,大概十分鐘一次。 Midwife時不時的進來看看監護儀上宮縮和胎心的記錄,並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了解宮縮情況,然後調快催產素滴的速度。Midwife說,催產要達到十分鐘痛五到六次這樣有規律的宮縮,才能達到催產的目的。到了中午,宮縮越發的頻繁,疼痛也變得強烈,可是還是宮縮不太規律。後來,宮縮時痛到沒有休息喘氣的程度,再也受不了了,我開始大叫,蹬著床,拽著床單,就差咬著床扶手了。我是希望不用epidural(硬膜脊椎註射,大家常說地無痛分娩),想想針紮進脊椎裏還是有一定的危險的,而且也怕生到最後沒有宮縮感不好使力氣,寶寶要被產鉗夾出來或是拉去剖腹產。於是想能忍就忍了,我問Midwife,現在的痛是最強的嗎?Midwife說是的。心想,應該可以堅持到你出來。可到後來,疼痛非常強烈,最終還是投降要求打epidural。Midwife說麻醉師正在給另一個產婦做麻醉,要等結束才會過來。   這個等待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像是等了一個世紀。總算等來了麻醉師,她卻給我講了一大堆關於epidural的用途和副作用。當時已經淚牛滿面,每次宮縮都像是絞斷腸子似的,就算會死,也要紮,就別廢話了,快一點兒吧。脊椎註射不可以紮偏,所以我要忍住每次陣痛的疼痛,不能動,真的好辛苦。不知道為什麽那個針紮了那麽久,後來痛到不行,抓起老公的胳膊咬,我老公還和麻醉師說,他也要紮epidural。好後悔早該咬他了,還有心情開玩笑。終於紮好了,以為會很痛,結果完全沒感覺到,之後被插上了導尿管。大概過了二十分鐘,真的像傳說中的那樣,猶如從地獄回到了天堂。 午後,Dr.Wong來內檢,說已經開了5厘米,傍晚她會再過來。等呀等,等了五六個小時,Dr.Wong終於來了,可宮縮還是不太規律,而且寶寶的心跳也變快了。她建議做剖腹產或是最多等寶寶兩個小時,不出來的話,還是得做剖腹產。擔心寶寶這樣下去,會有危險,所以選擇了剖腹產。折騰了一大圈還是躺在了手術臺上,各種後悔,我哭了。我被推到手術室門前,麻醉師問我epidural加了幾次藥,天呀,我哪知道,不是應該問midwife嗎。又問了midwife,沒有記錄也不知道。麻醉師就憑著感覺給我打了麻醉劑。過了一會兒,我的身體不聽使喚地抖了起來,連說話的聲音都顫抖,麻醉師說這是正常反應,讓我不要害怕,放松心情。就這樣,下半身漸漸地沒有了感覺,像一頭待宰的豬一樣,被人擡到了手術臺上。身體抖得厲害,感覺快要咬到舌頭了。心想,這樣抖下去刀會切偏吧,可又控制不了。後來感覺有人用力壓我的胃,不一會兒,‘哇’地一聲,寶貝出來了。手術室裏一片雀躍,醫生們都在恭喜我老公,說長得像爸爸,老公忙著剪臍帶,而我躺在手術臺上繼續抖抖抖。這一刻期待了很久,可是真的到來了,卻又沒有想象中那樣興奮,也許是麻醉劑麻痹了我的大部分神經。寶寶只哭了一聲,我就納悶,寶寶被抱到哪去了?後來和老公說起這事兒才知道,寶寶從肚子裏出來就一直哭的,我卻只聽到哭了一聲,看來在寶寶出來的那一瞬間,我短暫的失去了聽覺。等他們都忙完了,醫生把寶寶放在我的胸口上。本來就抖得快要咬到舌頭,這下子呼吸也變得困難了。看著這個小不點,內心各種渲染,還是沒有激動到哭出來的心情。只是覺得這張臉不是很熟悉。之後老公帶著寶寶先回了房間,我還在手術臺上像面團一樣被揉來揉去半個多小時(好像是把子宮裏多余的血壓出來)。又在觀察室待了兩個小時後,終於回到病房。這時才有那種感動和期盼著仔細看看抱抱我的小寶貝的心情。Midwife把寶寶抱到我的懷裏,寶寶呆萌地看著我,那一瞬間,真的好想哭。看著可愛的寶寶,什麽痛苦都沒有了。Midwife給我掛上一袋點滴,說是幫助子宮宮縮的。夜裏出了好多汗,midwife問我有沒有哪裏不舒服,我迷迷糊糊地說好熱。然後她拿來像濕巾一樣的東西把我全身擦了一遍,我真想哭,老了以後會不會癱在床上。然後我又昏昏地睡著了,陣痛和麻醉劑的抽搐感好像還在,那一夜像一場夢。 第二天拔掉了導尿管,之後就得自己下床去廁所,還好不是蠻痛的,應該是吃了止痛藥的緣故。Midwife讓我多走動走動,不要總躺在床上,雖說傷口不是太痛,可還是痛的,而且覺得好累,不想走呀。Dr.Wong一早來看我,說我恢復的不錯。而我一直在糾結,為什麽寶寶拿出來了,我的肚子還像是懷著孕,而且兩只腳腫的“吹彈可破”。Dr.Wong說腳腫會在兩周後消失,至於肚子大,要半年的時間。內心好崩潰。我和Dr.Wong說,Midwife讓我多走動。她說,去廁所的時候走一走就行了,不要走太遠太久。我終於可以安心地躺在床上了。早上排了氣,好開心,餓了一整天,可以吃飯了。以為訂的月子餐中午才能送到,沒想到早上就到了。很及時。因為很餓,我把送來一天的餐,12盒菜都尝了一遍。老公看著我面前各式各樣的一堆美味也只能吃醫院的餐解饞了。
2
4
264

Michelle

更多動作